不修

一位深藏功与名的女侠
weibo:@-不修-
wechat:Tastyland-by-three

-

这几天的那场大雪,早上出奇醒得很早,以前都是他比我早醒。

有一种预感,窗外在噗噗噗的落雪,裸身站起来去窗边,果然是噗噗的下,小小的惊喜。没叫醒他,独自躺回他身边,喝水,摩擦他脚踝,转过身去看书—金宇澄的《繁花》。

感觉极好,窗外清冷,室内慰藉。

看到康总说,春游,是一块起司蛋糕,味道浓,可以慢慢吃,尤其坐慢车,最佳选择。宏庆说,人少,时间就慢,窗外风景慢,心情适意。康总说,春天短,蛋糕小,层次多,味道厚,因此慢慢看,慢慢抿。

写作特别是写长篇需要一个持久的特殊气场,自己跟着气场走,比入戏的演员还累,写完有种元气大逝的错觉,又比抽烟吸毒的人还来得兴奋,长久的满足。

小说里路过嘉兴,就想起那年腊月的时候和他一起在绍兴,所有地方都冷冷清清,连日冷雨。晓寒,湿云四集,我们凑在一块儿在巷口的老人家那里买粽子,就是白白的江米粽,连吃了两个,热、黏,好吃。他是北方人,吃不够还想再买,我说,别一次吃腻了,一个早上解乏刚刚好,等着下次来还有念想。


今天清晨收到J发来的语音:侬晓得瓦,我给他了,没得可给了。

语气里满满的醉意。

没有回复,心里有点生气,又很难过。被窝里很暖,窗外是零下的温度,后来很快就又睡着了。再次醒来后,想回给她,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体面恰当的话。

开始化雪,尤其冷,舍不得出门,户外零下四五度,且有劲风,呼呼吹,雪在脚下也铁铁硬。南方雪化得快,太阳一出就化成水,北方雪化得慢,变成一块块白色冰疙瘩,咯吱咯吱的,半个月都难化尽。

下午四五点钟的时候,天际云彩变得透彻,冬日云彩格调也高冷,蓝紫色里总带着与世无争的清高。后来,月亮就低低的出来了,橙黄色的一个圆盘。回复给她,好好照看自己。






评论(1)
热度(14)

© 不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