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修

一位深藏功与名的女侠
weibo:@-不修-
wechat:Tastyland-by-three


上个月初的一天早上,梦琪突然发信息过来问我:“能不能来合肥给我拍一套情侣写真,因为我要结婚了。”


我一口答应,有点惊讶,又觉得理所应当。


距离上次见她过去了四个月,那次路过合肥,仓促地从夜里九点拍到十二点。再之前,就从未见过面了。但我们成长在同样的城市,理应相识的,从生理上相识。


一个月后的四月初,趁着假期出发去合肥,抵达的时候,五六点钟,约了发小吃小龙虾,上了出租车,把餐厅地址给司机看,司机说:“刚到就去吃呀。”我不好意思地说:“可不么,都饭点了。”


在餐厅等了发小十几分钟,低头玩手机的时候,他走过来一本正经地说:“好巧,在这里遇见你。”


一本正经说俏皮话的人最难揣测,但香辣味的小龙虾却是显眼得好吃。


吃完饭,帮梦琪寻了一夜的花店,最后预定到一家,在第二天早上十一点前去选花。


花艺工作室由两个姑娘打理,选了白粉色玫瑰,白色铃铛花,白色的毛茛,白色蕾丝花,圆叶尤加利,简单扎成一束,用绳子系上。


在和梦琪沟通的时候,问去哪里拍照片,她说:“学校吧,有回忆。”


跟他们一起去图书馆,上到5楼。


“我们是在这张桌子这里认识的,当时和另一个姑娘在他对面看书,他一个人看书特别认真,想到一个问题突然叫起来‘哦!原来是这样!’,特别逗,回去的时候,我和同学就在讨论这个人,结果一回头,他就跟在后头。更奇葩的是,第二天,他还给我们占了位置。脸皮就是这么厚,和谁都能聊起来。”


男孩子拍的时候,一直紧张得流汗。对她说:“以后拍照,再也不要让我来了。”一边还是很配合地站在身边,不离开。


后来到了图书馆天井下的那片空地,让他们站在草丛里,我站在远远的地方偷拍他们,终于自然了不少。


想起之前问她:“穿婚纱么?”


她回:“就穿白裙子吧,家里人之前就安排去了一趟影楼,拍了一套用来挂在他们房间里的那种照片,让他们开心...所以就想找你拍一套自己觉得好看自然的。”


我问她:“为什么这么快,这么早就决定结婚了,家里催的么?”


她说:“家里没催,就是两个人都想结了,就结了。其实我们认识挺久的,聊得也挺好,但他和谁都能自来熟,朋友都觉得我们会在一起,我们自己倒是没这么觉得。而且一直也和不同人谈过恋爱,那时候谈的人,对方不靠谱,其实自己也不靠谱.....谈的都挺短的,和他12月才在一起,现在决定结婚...”


在我看来,我听不出有什么特别要结婚的理由,但是看见他们总是在笑,想起了电影<P.S.I love you>里的那句话:only those men who really feel happy,can give women happiness.


其实现实也是,最不看好的往往走到最后,最登对却总是擦肩而过,不知道兜兜转转,会从哪个怀抱转入哪一个胸膛。


前两天想到这里,对一个朋友说:“最近要拍的两对,都是谈的很短,然后就结婚了,谈上几年,最后都很难...对我自己来说,结婚生孩子本来就不是必须的事情,自由自在多好。”


朋友说:“我想象的是,谈十年,养一只狗,养到老死,再换一只,那张纸要不要就无所谓了,要结婚,只是为了要孩子,如果不想养孩子呢?”


但我仍然乐于见到身边人选择结婚,并且会问:“幸福么?”


也乐于为他们记录下这样的幸福。


因为选择结婚而获得安全感和幸福体验,那就尊重和祝福他们这样的选择。


老徐在一次节目里,大概这样讲:“我从来没有说我是不婚主义,我是觉得谁自己愿意干嘛就干嘛,你想要结婚,你觉得结婚幸福,我就恭喜你,过得自己高兴,没必要拿自己作为一个标准去评价别人,我不逼迫你不结婚,你也不需要逼迫我结婚..."


所以,要让自己过得思维开阔,具体的一生,不后悔自己决定,不局限过往的经验,自己来体验。


——


更多内容在微信公众号:Tastyland(Tastyland-by-three)




评论(1)
热度(6)

© 不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