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修

一位深藏功与名的女侠
weibo:@-不修-
wechat:Tastyland-by-three

-
 [回去] 

.


我在那夜说下,年关难捱,无法治愈自己后,久久难眠,想的都是如何寻找,如何与榴莲重逢,或是,如何质问杀手。
然后,就在这样的不安中荒莽地睡下。第二日醒来,左部牙龈发炎肿胀,月经恰是抵达,所有的不好接踵而至。

他大概是下午一点左右发信息来说,亲爱的,你现在能下楼么,我给你买了水果来。
前一日夜里我仍在对他说难以过去的情绪,这是我在继上一只养了十三年最终老死的狗六年之后再度鼓起勇气从小养一只狗,看着他极速长大,毛发光泽,变得好看,即使他做了很多的傻事,咬坏很多的东西,但是全家似乎都能原谅。太难了,因为预期是陪伴再一个十三年。他回我说,别担心,榴莲和大姨妈都会回来的。
我说,好吧,你等一等我,我刚好把电脑拿给你修。
我穿好靴子和羊绒大衣,提着电脑下楼,在门帘里看见他坐在院子的长凳上,我一出去,看见他手上拿着的,就在傻笑,他也对我傻笑。
他说,给你一只榴莲。
他递给我宜家的那只大黄狗,并不是什么水果。
我接过抱住,眼泪流下来,又觉得不能在他面前哭,忍住,忍不住,泪水溢出来,连忙用手去擦。
他说,怎么了,好了,赶紧上去吧。

我一路抱着上楼,一路遇见一些诧异看着我的姑娘,一个抱着毛绒玩具哭的女人。
走进宿舍之后,室友惊喜的看着我怀里的狗,对我说,不要再和他分开了。
泪水决堤。
我对她说,我承认我感情是极为脆弱的,但现在被治愈了一大半,因为他是柔软的,长满毛那样的柔软。

.


那天,换封面,突然看到这照片,有种温柔的蓝色云霭,蓝墨水的山,之下是如白雾的纳木错湖,不讲出来很难知道,墨水的蓝却有点像南方的山水了。
他们约我下月去乌镇,绍兴。我总是犹犹豫豫,有时却又一时兴起,我确实不知要如何反复再去那样的地方,觉得困难,又觉得是天意,兴许缘分未断,可回忆又过分纷乱,不知还能怀以如何的感情。或许又该是宿醉,醒得比旁人早,去巷口买酒酿圆子。

.


还是去看了少女,没有周遭人说得那样好,也没有什么共鸣。

我想我还是不喜纯情电影,而更爱看世俗爱情。世俗的考量,有血有肉,大概就是我从未有过看青春文学的年月,太早就看到了张爱玲写出爱情的现实。看《倾城之恋》后,我在想,这算得上什么倾城,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海誓山盟,却都是两个人在对方的利益里妥协。可是,真实的成年爱情,所有纯情最终都会回归到现实,早一点发现并没有什么不好。爱看《饮食男女》,结尾的一点点小惊讶其实在前戏里全埋下了伏笔,老人吃女人做得很难吃的便当,全然吃尽,这就是爱情。


.


我突然想写点什么,起身发现桌上电脑已拿去修了。又想起,把榴莲丢在洗衣机里应该早已洗好,扔进机器里的时候只觉得心疼,不该把他再一个人丢下的,我得去接他回家。

.


写这一篇,反反复复加加减减,估计每个人看到的都不尽相同。


我突然想到在绍兴有一夜,我们买橙子回去,过石桥的时候,我说,在这里坐一坐,然后我就靠在湿津津的石桥边上,你站在我对面,你说,我去买包烟,然后,我看你走下石桥去一个昏黄等下的小店,买了包烟回来。我说,我给你点吧,然后,我用力按下打火机,点燃一根烟,我依然靠在石桥的一边,你站在另一边,地上湿漉漉的,桥上爬满了植物,来往一个人都没有,路灯照得地上温和的橙光一片。我就等你吃完一根烟,然后再一起回去。


我所以记得,是因为那一根烟的时间不长不短,不需要想些什么,各自站立,也谈不上等待。这时间很好。


.






评论
热度(12)

© 不修 | Powered by LOFTER